当前位置: > 环亚真人电游 >

30年前的邪典片剧组闹鬼凶宅风水真人真事改编至今被低估

  由于题材新颖,加上影片内容的猎奇属性,这部投资低廉的电影,居然在上映后的短短一个月内收获了超过千万的票房,成为当年香港影坛的一大票房黑马。

  不仅如此,影片更在之后的两年内,迅速衍生了多部同类型续作,如《大迷信1993》、《大灵通》,《大八卦》等等,缔造了香港影史最奇特的“大”片系列。

  书接上文,《大迷信》的主要核心人物是香港玄学大师李居民,带着一帮摄制组到港台各地拍摄纪录当地的都市传说,上一期主要调查了港台的狐仙传说。

  狐仙调查结束后,李居明带领摄制组来到了香港九龙粉岭,拜访一位百岁老人曹文锡。

  曹文锡自称出生于清朝光绪十七年(1891年),其父是近代革命家,同盟会元老曹亚伯,曹文锡从小修习道家和密宗,曾经担任过民国政府的工程处长。

  1935年,他在汉口任职期间,曾经在老河口遇到了一名,长相酷似巴基斯坦妇女的“龙王小姐”,三年来一直帮助一户陈姓人家操持家务,但却来去无踪,在当地留下不少神奇传说,附近乡邻传说是“地仙”显灵。

  曹文锡曾主动拜访“龙王小姐”,对方给他留下了三个寓言,交代了曹文锡后半生的仕途和命运,结果一一应验。

  1986年,曹文锡将自己的这次经历,写成了一篇文章《遇仙记》,发布在台湾的《宗教世界》杂志上,令他从此有了“半仙”称号。

  曹文锡让人惊奇的还有一点,他是一位养生达人,一生有多名子女,在82岁高龄生下了最小的女儿,并发明钻研出了一套独特的养生。

  片中曹文锡自述他是1891年出生,到影片拍摄时的1991年,应该正好百岁,但李居明介绍时又说他是103岁。

  曹文锡于2000年去世,档案显示是享年109岁,但在当时的媒体报道中,也有说他是110岁,总之,曹文锡也许真的长寿,但他的真实年龄可能是个谜。

  离开香港,李居明又来到了台湾,拜访了他在新艺城时期认识的好友,台湾女星倪淑君。

  倪淑君出生在台湾新竹,1982年被新艺城的导演梁普智选中,成为电影《阴阳错》的女主角,当时倪淑君只有16岁,在片中出演了鬼马可爱的女鬼张小瑜,这个角色令她一炮而红,后来她曾在多部电影中出演女鬼形象,如《小狐仙》、《婴灵》等电影。

  《阴阳错》上映后取得了一千四百万港币的票房,排名香港年度票房榜第6名,令出品方新艺城大赚一笔,但影片的拍摄过程却相当不顺利。

  据倪淑君回忆,《阴阳错》拍摄期间麻烦不断,前后一共换了5位导演,用了7个摄影师,开机时导演是梁普智,结果开拍后意外不断,不断有演职人员受伤或生病,再加上电影本身是鬼片灵异题材,因此搞得整个剧组人心惶惶。

  最诡异的是,影片拍摄期间,有5个剧组工作人员的老婆怀了孕,后来又都同时流产。

  电影最初筹拍的名字叫做《人鬼恋》,但因为剧组屡次发生人员意外,新艺城的高层觉得片名不吉利,于是专门请大师算过后,将片名更改为《阴阳错》。

  并专门放生了一百零八只鸽子,剧组导演带着主演谭咏麟、倪淑君一起去拜神,几经周折才让这部电影得以拍摄完成。

  根据李居明的说法,葡京酒店的外观就像一只巨大的鸟笼,寓意易进不易出。尤其是晚上灯火通明时,入场的每一个赌客,都成了这个金碧辉煌鸟笼里的笼中鸟。

  然而在1991年,葡京酒店的右侧,风水理论中的“白虎位”上,被建起了一座高达163米的中银大厦。

  澳门中银大厦形如子弹,又如一架火箭,矗立在葡京酒店的白虎方位,配以银色反光玻璃,大门开向其青龙方,如同一只白虎张开大口牵制住葡京酒店,这被形容为“白虎擒蝙蝠”的风水局位。

  为了破解这个困局,赌王想尽办法,最终在旧葡京酒店的右后方建立了一座“子母笼局”,借此化解白虎的煞气。

  亚马勒铜像在中银大厦正前方,牵制着中银大厦,中银牵制着葡京,由此形成了三方对峙的格局,无形中象征了当时的社会现状。

  香港的高街鬼屋是著名的灵异传说发生地,高街鬼屋位于香港西营盘,原本是一座建于1892年的医院,战前是一所麻风病院。

  在当时这是一种极度麻烦的传染病,所有得了这个病的病人需完全的隔离,而且在得病之后没有药物治疗,只能等死,所以传说高街积存了很多的怨气。

  抗日战争期间,香港沦陷后,日军以此建筑物作为刑场,杀害很多无辜的百姓,导致这里的怨气与日俱增。

  关于高街鬼屋的传闻有许多,其中流传最广的是在七十年代,曾有许多人开车经过这里的时候,都会听到里边传出一些惨叫声,但在当年,这所建筑物早已废弃多年。

  到八十年代,曾有电影剧组选择以高街鬼屋为拍摄场景,结果剧组也传出灵异事件,女演员倪淑君就曾有过在高街拍戏期间撞鬼的经历,让她后来再也不敢踏足高街鬼屋。

  除了以上几桩奇异事件外,在电影《大迷信》中,李居明带领摄制组一起,还走访了许多奇人异事,比如摄制组去到了台湾的十八王公庙,讲述当地人在“阴庙拜鬼”的信仰。

  还有著名的台湾省的亚洲铁人杨传广,他曾在1954年的马尼拉亚运会上,以5454分拿下田径十项的冠军,但在晚年却笃信阴阳命理学说,成了一名帮人占卜问米的乩童,更声称他能拿下体育比赛的冠军,是有神灵在帮助。

  除了以上名人外,影片中最让人意想不到的客串女星,是当时红极一时的女星叶子楣。

  电影以叶子楣的身材为话题,引出了当时的香港社会流行着一种“女性隆胸能够改变气运”的说法,不得不让人佩服编导确实会制造话题和噱头,从社会新闻到娱乐圈都没有放过。

  影片的最后一场灵异事件,是由摄制组跟随倪淑君、钮承泽(如今已入狱)等台湾演艺明星一起,参加了一位大师的“观落阴”仪式,通过做法让参与仪式的人能够看到阴间去探鬼。

  根据纪录片中的介绍,当年著名女作家三毛也曾参加这种仪式,并深信不疑,期间曾经在仪式中看到了一生挚爱荷西的亡灵,并预言了三毛最终的宿命。

  按照现代词典的解释,迷信是指对某一些事物迷惘而不知其究竟,可又盲目地相信其说。

  从古至今,迷信的人层出不穷,迷信固然是愚昧落后的表现,但有时也是人性使然。有高高在上、衣食无忧的人迷信,也有衣不蔽体、饥肠辘辘的人迷信。

  即使是在当代社会,人类整体的知识足够丰富的情况下,仍有很多未解之谜,而由于个人知识和经验的不足,依然不可避免地会有个体的迷信行为产生。

  这部《大迷信》并不是一部严肃意义的科普电影,影片虽然在海报上写着“深入迷信、破除迷信”的主题,但整部电影基本就是走马观花,讲解缺乏明确的主线,对各种怪力乱神事件的记录调查也不够深入,仅仅停留在猎奇的层面上,很多事件一听就知道是有心人杜撰出来的骗局。

  本文的目的,旨在通过这部电影,讲解一些港台灵异事件和都市传说,以作茶余饭后的谈资,电影存在夸张戏说的成分,有些传说听听就好,切勿当真。

  最后顺带一提,电影中这位大谈灵学理论的大师李居明,时至今日仍旧活跃在社交媒体上。

  在2020年疫情爆发初期,曾经发表言论,声称看动漫《龙珠》有助于化解新冠病毒,到2021年,又紧跟时事,声称知名动画《鬼灭之刃》含有3大抗疫元素,鼓励民众多看这部动画,有助于消除病毒。

  的观点其实很有意思,根据他的说法,《鬼灭之刃》能够克制病毒主要在于:

  2、《鬼灭之刃》中的男主角炭治郎为家人斩鬼除魔的故事,有助社会「祛湿散热」;

  3、《鬼灭之刃》中,哥哥炭治郎在漫天风雪之中背起了濒死变鬼的妹妹祢豆子,指当中的这份亲情有助化解这火热时代!